顾书叔

难道我们已经相忘于江湖了吗?

不是我不更,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脱裤子还是粗口太多?

与一个戏精的婚后生活(体检报告)

淏然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有两个男人,一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在办公桌前奋笔疾书,连口水都没喝多少。

突然门被敲了敲,办公桌前的人依旧没抬头道:“进来。”

一个女秘书推开门进来,一边走一边道:“总裁,这份体检报告出来了。”

沙发上的人一下跳起来,跑过去到:“给我就好了。”

苏枞源拿着体检报告,直接打开档案袋拿出来看。

女秘书已经关门出去了,办公室又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梁淏,也就是这个办公桌前那个奋笔疾书的总裁依旧头也不抬,完全没在意。

苏枞源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报告,拿着报告的手也有些颤抖,整个人僵了下来。

梁淏终于写完面前的文件,喝了口水,看着僵硬了的苏枞源问道:“看的懂吗?”

苏枞源悲伤地摇了摇头,把体检报告放在办公桌上,等待总裁临幸。

体检报告居然全部都是英文,苏枞源大学毕业后都是混吃等死,脑子除了看剧就根本没动过,英文早忘光光了。他只看得懂自己的名字。

梁淏放下水杯,把体检报告从众多文件中拿出来看。他倒是没有想到,看了眼苏枞源:“其它都挺好,就是,嗯,有些肾亏。”

苏枞源手中的档案袋直接掉地上,睁大眼睛颤声道:“什,什么?只剩三个月?!”

梁淏放下文件,没理他。

苏枞源直接跑过去扑到梁淏怀里,悲伤道:“我居然只剩三个月了,你要陪我度过啊欧巴,千万别乱找什么美国医生给我治病,没用的!”

梁淏冷冷道:“放心,没打算治你。”

苏枞源更悲伤了,看着梁淏道:“那我们就只好出去玩了。”

梁淏推开他,继续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继续看:“嗯,好。”

苏枞源跳起来,跳回沙发上道:“那我继续玩手机。”

梁淏皱了皱眉:“不许躺着玩。”

苏枞源偷偷给他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梁淏一开始就知道苏枞源是一个戏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假装被他撞到,直接躺在他车轮下不省人事地晕倒了。要不是他同学告诉他,再装就要迟到了,恐怕梁淏都要带他去医院了。

梁淏叹了口气,继续看眼前的文件。

――――――――――――――――――――

呦呦呦,我出来啦。

刚刚好像链接不行,我再发一次。
https://shimo.im/docs/cegLjlkNSAUsV1Lf
我就喜欢一言不合就开车。
但我的车要与众不同,希望你们别想打我。
给你们个么么哒~

我也想要抱抱~

小攻和小受确定关系后,小受总喜欢粘在小攻身边。看书要到小攻怀里看,打游戏要和小攻一起打,看电视要靠着小攻看,连睡觉都要抱着小攻睡,还偶尔亲一下小攻的脸或嘴,简直成了连体婴。

小攻对此没表达什么看法,但是他很郑重地告诉小受,在外面就不能牵手和亲亲了,外面很多人,他不喜欢别人的目光。小受看着小攻,乖乖点头。

小攻和小受一起出去看电影,电影是悲剧,散场后,小受一直在哭,他很乖地没有拉小攻的衣服和牵小攻的手,只是跟在他旁边哭。

身边人来人往,小攻看了眼小受,有些无奈地停下脚步,看着小受,张开手道:“来,抱抱。”

小攻刚说完,怀里就扑进一个人影,那人搂着他哭道:“女主角很惨。”

小攻无视身边那些带着惊讶的眼神,摸了摸小受的头道:“嗯。”

小受继续哭道:“身边好像好多人,这样没关系吗?”

小攻无奈地笑了笑道:“嗯,没关系。”

小段子

林俞穿越到这本书已经五年了,捡到林庙已经四年了。如往常一样,他指着一只蟑螂尖叫道:“喵喵,喵喵,快来!”

房门被推开,一个不过六七岁的小孩子有些无奈地看着他问道:“这次是什么?蟑螂还是老鼠?”

林俞如看救星一样看着林庙,指着呆在角落不动的蟑螂道:“这!快!打死它!”

林庙抓起鞋,走过去“啪”了一下,拿扫把把尸体扫了。林俞过去抱着他道:“喵喵,爱死你了。”

林庙冷漠的脸才露出一点点的柔和,看着他道:“嗯。知道了。”

林俞揉了揉他的脸道:“小孩子哪来这么冷漠,难道真是之前你冻坏了?”

林俞是在一家破庙前捡到林庙的,那时候的林庙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还记忆全无,于是林俞就捡了他回去。

林俞搓了搓手,在自己的小盒子里拿出几两银子出来,吹了吹银子上的尘,郑重地交给林庙道:“今天咱两吃鱼,你去买一条回来。剩下的钱你去买你喜欢吃的,冰糖葫芦啊,桂花糕什么的。”

林庙看着林俞盯着银子的眼神,有些好笑。每次他都是那么不舍得钱,但每次他都会给他多一些钱买吃的。

林庙“嗯”了一声,问道:“什么鱼?”

林俞摆摆手道:“随便,你喜欢吃什么就买什么,记得叫那人杀了,或者你记得把鱼拍晕了才能让我见到,知道吗?”

林庙点点头,转身要走。林俞又赶紧拦着他到:“千万别遇到欧阳锋和阎天旭知道吗?见到了也千万别有接触,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不知道他们是谁的话就躲长的好看的,知道吗?”

这人在每次他要出去都会重复一次,而且特别严肃,欧阳锋他知道,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和好人,至于阎天旭嘛……

欧阳锋是林俞穿越的这本书里的主角,而阎天旭是这本书的大boss,林俞是个惜命鬼,接近男主的话,一定会有什么事发生,有可能危及生命,至于大boss,他喜怒无常,动不动杀人,更是要躲了。

林俞研究了一下剧情,主角和boss准备都出关了,距离前一场大战已经四年了啊,也就是林俞穿越不久是事,真的很恐怖,林俞只想好好活下去。

林俞淘米煮饭,等着林庙买鱼回来。

林庙不一会儿就回来了,浑身湿透,手里提着一条鱼。

林俞看到林庙,立刻破口大骂:“给了你钱去买鱼,是不是又跑去自己抓了?天天省那点钱干嘛?还全身都湿了,感冒怎么办?是不是我一定要看着你去买你才乖乖买啊?”

林庙一声不吭地听着他骂。

林俞推着林庙去房间骂道:“还不赶紧换衣服?站这等着感冒吗?”

林庙把鱼放在厨房,转身去房间里换衣服。

林俞看见鱼,赶紧也跑到房间里问道:“喵喵?鱼晕了没?还会跳吗?”林俞怕会动的鱼,会动的鸡,鸭,鹅,更怕会动的虫子,不会动的他倒不怎么怕,这也是让小孩子去买东西的原因。

林庙一边脱衣服一边道:“晕死了。”

林俞走过去,一边看着林庙,一边啧啧道:“这身板子还下水抓鱼。”

林庙没理他,自己换自己的。

林俞乘机掐了一把屁股就跑了。

林庙幽幽地看了眼林俞逃跑的背影,然后继续换自己的衣服。换完衣服就把那几两银子原封不动地放回林俞的宝贝箱子里。

林俞正把菜布到桌子上,见林庙过来了,赶紧叫道:“出来了?正好开饭了,鱼再等一下,先吃菜。”

林庙没次都吃的比林俞慢,林俞手摸着肚子要出去走走消,回来林庙已经收拾好碗筷了。林俞拍拍林庙的头:“喵喵,不用每次都你干完活,我一天到晚就只有饭可以做了。”

林庙点点头,没吭声。

林俞拉着林庙的手道:“走,我们去店里看看。”

林俞刚来的时候,靠懂一点点科学到处骗人,别人也深信不疑,骗来一个半仙的称号。当然,捡了林庙之后,林俞干了一票大的就带着林庙跑了,找了一个地方住下,买了家店赚着生活费。

就这样平静地继续一年,原本要发生的再一次主角和boss的大战却没有发生,林俞打听了一下,主角早出关了,但boss却依旧不知所踪。

剧情崩坏了,林俞有些恐慌,毕竟这样自己就不能再安全地躲过男主和boss了。

终于,林俞拉着林庙的手出去逛街的时候,一个浑身正气的修仙者惊讶地看着林庙道:“阎天旭!你就是阎天旭对不对!你装成小孩子的样子想干嘛?!”

林俞愣了一下,林庙淡淡道:“之前受伤变成小孩,现在懒的变回来而已。怎么?还要再打架吗?欧阳锋。”

欧阳锋看着林庙,正气凛然道:“只要你不再乱杀人,我没必要再和你打。”

林俞脸色发白,赶紧抓着林庙的手快步回去,手不停地抖。

关上门,林俞想放开林庙的手,却发现林庙紧紧抓着他的手,眼神阴冷地看着他。

林俞吓了一跳,赶紧甩开他的手道:“刚刚那人什么意思?什么叫阎天旭?哪个阎天旭?”

林庙看着他道:“就是你一直叫我别接触那个阎天旭。我就是阎天旭。”说着,小孩突然变成一个男子,魔气多的快变成黑气了。

林俞吓的转身就跑。刚刚把门关上,一转身就被一个男人压在门上。

林俞赶紧挣扎,那男人贴着他耳朵道:“我知道你怕我,你能怕鱼,怕鸡,怕虫子,但不能怕我,你要习惯我。”

林俞几乎被那股有侵略性的气息弄的呼吸不了,艰难道:“可是我不习惯你变成大人啊。”

男人微微笑了一下:“那就现在开始习惯。”



今天太闲了,啧啧啧╮( ̄▽ ̄)╭。

就是觉得魔道大boss叫喵喵什么的,好萌啊。

小段子

苏池喜欢他男神有一段时间了,他和他男神认识是一次苏池看他又看呆了一次,然后一头撞到树上去了。因为苏池那次与男神很近,于是男神微微一笑,伸手要去扶他,苏池吓得连爬带滚地跑了,于是他男神记住苏池了。

苏池宁愿男神不认识他,因为男神会好笑的唤着不知道哪里打听来的名字像他打招呼:“苏地!”

苏池听了简直想死。

今天男神又看到他了,对着他笑了一下:“苏地,要一起吃饭吗?”

苏池硬生生来了个平地摔,然后转身就跑。

平时就老想出去转转,看能不能偶遇男神,但看到男神又心慌慌地跑掉,苏池抱着头,苦恼极了。

倒是那个梁亦成,也就是那个男神真是有耐心,让苏池跑了一个月才上去拦着他。

梁亦成看着苏池问道:“苏地,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跑?是干了什么亏心事?”

苏池低着头,一点也不敢动。

梁亦成挑了挑,上前一步:“嗯?”

苏池小声道:“我不叫苏地,我叫苏池。”

梁亦成突然笑了一下:“每次我和你打招呼你都跑去和地打招呼,我以为你叫苏地呢。”

苏池红着一张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梁亦成抓着苏池手肘道:“那,作为抱歉,我请你去吃饭吧。”

苏池一路被拉地懵圈儿,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坐了下来,才突然发现,他居然和男神一起吃饭!

稀里糊涂地吃完饭,其实也没吃多少,只要是苏池不敢多吃。等苏池回到宿舍,依旧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才慢慢反应过来要脸红。

苏池抱着被子在床上傻笑,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苏池转头过去,他舍友一脸惊悚地问他是不是中邪了。

苏池害羞地把脸埋进被子里,然后继续偷笑。

舍友一边扯他被子,一边念念道:“中邪了,中邪了……”

似乎整个宿舍陷入了一种恐怖的气氛,突然有人敲了敲门。

苏池和他舍友一起抱着他的被子看着门外,门是没有关的,平时他们也懒的关门。然后苏池看着他男神站在宿舍看着他们。

舍友咳了咳,问道:“请问什么事吗?”

梁亦成看着舍友,冷冷道:“宿舍木板有些差,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有些勉强。”

舍友道:“没事,我不重。”

梁亦成瞟了瞟苏池:“他重。”

苏池:“???”男神觉得他胖?

舍友继续道:“可是我们之前经常这样啊……”

梁亦成盯着他,舍友把被子抢过来抱着,不甘心的下床了。

无端端没了被子的苏池:“???”

梁亦成看着苏池道:“你的手机忘我这了。”

苏池乖乖接过手机道:“哦。”

梁亦成继续道:“不用感谢我一下?”

苏池道:“嗯,谢谢。”

梁亦成看着苏池:“就这样?”

苏池:“……啊?”

梁亦成道:“明天来找我,你应该知道我上课的时间的吧?”

苏池当然知道,不然哪里来那么多偶遇,关键是梁亦成怎么知道他知道?

苏池憋红了一张脸道:“我不知道。”

梁亦成不在意地笑了笑道:“那行,明天我找你,我知道你上课的时间。”

苏池道:“……啊?”

小段子

陆林立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大学生,放了寒假就跑到一家便利店里打寒假工,当一个小小的收银员。

在无聊的收银生活中,陆林立麻木地收钱,麻木地装袋。直到有一天,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来这家小小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水。陆林立每天枯燥的工作一下变的不一样了。

那个男人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买单走人,毫不犹豫。但那个笑容也足够陆林立可以发呆很久了。

那天晚上点钱的时候,陆林立少了十块钱。陆林立想道,再见那个男人一眼,再少十块也没关系。

第二天,那个男人又出现了,依旧是那个时间,依旧买了一瓶水,然后毫无停留地买单走人。

连续几天,陆林立发现他每次都是那个时间,买同样的一瓶水,然后走人。

陆林立会因为那个男人的微笑发呆很久,会因为收钱不经意的触碰心跳加速 于是陆林立开始慢慢想着打扮自己,起码让自己不那么普通。

第一天,陆林立穿了一套新衣服。第二天,陆林立提前吃好润喉片,保证自己的声音清楚。第三天,陆林立给自己的手涂了润肤霜,要是不小心碰到男人的手怎么办?第四天,陆林立给头发打了发胶。第五天,陆林立给自己喷了一点点的香水和涂了润唇膏。

那个男人今天依旧买了一瓶水,陆林立习惯的看着他走的背影,想着明天该怎么办。

突然那个男人停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陆林立道:“我明天开始要出差几天,你不用打扮自己了,不然被别人勾走,我可是会心疼的。”

我也知道自己这个写的不好,,Ծ^Ծ,,  ,但,将就一下啦,我会写一个更好的,哈哈哈

小段子

背景:修仙
人物:师徒。
如同众多小说那样,徒弟喜欢上他的师尊了,师尊教导他时有意无意的触碰和呼出的气息都让他心跳加速,让他都想赶紧逃离,不然让他师尊知道的话,赶出师门怎么办。

这天,徒弟喝醉了,师尊依旧温和地抱他回房间。看着师尊温柔的动作,徒弟心动不已,终于把师尊给上了。

徒弟醒来后,分不清昨晚是真的还是像以往一样做梦,于是打算先看师尊的反应,于是像往常一样找师尊了。

师尊除了看起来有些身体不舒服外,对他态度没有什么不同,他有些失落,但也庆幸还能待在师尊身边。

师尊此时想道:“嗯?为什么对我还是以往一样?为什么不关心我身体?我自己昨晚清理的很辛苦啊摔!”

两个如往常一样相处,但对方都在拼命找对方的不一样的地方,可惜都没有。

师尊平时态度都很温和,越是温和的人爆发的就越厉害。在三天之后,师尊爆发了。

徒弟房间里,徒弟正在看书,突然门被粗暴地推开,门闩都断了。

徒弟疑惑地看着门外怒气冲冲的师尊,师尊把手中的酒瓶往地上一摔,指着徒弟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吃了你师尊我打算不认账了是不是!事后我自己清理就算了,你居然什么表示也没有,你给我滚出师门!我没有你这个徒弟!”

徒弟愣了一下,赶紧过去抱着师尊道:“那,那晚不是我做梦?”

师尊听了更生气:“你还想当做是做梦?!信不信我杀了你!”

徒弟很高兴,但当务之急是安抚爆怒的师尊,道:“师尊,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不敢和你说,怕你赶走我,我做多许多类似的梦,所以以为那天晚上也是梦,别赶我好不好?我不想离开你。”

师尊本来就是有些醉,加上这几天的焦虑才这么爆脾气的,结果突然被徒弟表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发脾气,又不想这么原谅徒弟,干脆直接转身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徒弟追到师尊门前拍门,在门外不停地说好话,可是师尊油盐不进,徒弟又开心又急,在这个可以表面心意的时候师尊居然不理他了。

师尊被徒弟吵的有些烦了,打算闭关,小小报复一下,打算急死自己的徒弟。偏偏他自己心也静不下来,满脑子都是徒弟,现在看见自己徒弟的关心和焦虑,又小小的开心着。

终于在房间呆了几天,师尊开门出来了。徒弟赶紧迎上去,师尊冷淡地问道:“这几天修炼如何了?”

徒弟愣了一下道:“这几天懈怠了,请师尊责罚。”

师尊冷冷道:“哼!你已经不是我弟子了,我要把你赶出师门!”

徒弟一下急了,赶紧抱着师尊求原谅。

师尊内心小小地得意着,表面上依旧冷冷道:“如果再有下次,我定把你逐出师门!”

徒弟不知道师尊说的是下次上师尊要被逐出师门还是上了师尊没有清理要被逐出师门,但又不敢问师尊,只得乖乖先应下,上师尊是必须的,帮师尊清理也是必须的,以后再找机会。

于是徒弟开始大胆起来了,师尊教导他是肢体接触的时候,徒弟大大方方地吃师尊的豆腐,还偷亲师尊的嘴。得到师尊责怪的眼神的时候更是心痒痒,只是都忍住了。

终于一天晚上,徒弟那着书,借着求教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进师尊的房间吃豆腐,终于在这暧昧的气氛下,把师尊推到床上了。

师尊微微皱眉道:“干什么!”

徒弟道:“师尊,我尚有几个穴位没有记清,请师尊教导。”

师尊不吃他那一套,直接喝道:“下去!”

徒弟压在师尊身上,不肯下去。

师尊继续道:“信不信我把你逐出师门!”

一开始吃豆腐的时候,师尊就这么说过很多次了,每次都只说不做,还是任由他吃豆腐的。于是徒弟放心起来,开始堵着师尊的嘴,手乱动,含糊不清道:“逐就逐,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一夜缠绵。

徒弟这次乖乖的给师尊清理了,还顺便抱着师尊睡了。

师尊醒了后道:“孽徒!还不滚去修炼!”

徒弟亲了师尊的嘴一下道:“是,师尊。”

啊啊啊,好开心,好开心,今天又有人说喜欢我的文了。每次有人说喜欢我都超级开心的,于是写了这段字啦!

不知道什么题目好

郑楷飞快的运用着不这么熟悉的轻功追着前面受伤了的黑衣人,他毕竟穿越来的,不会用轻功,但不去杀人他就要死,如果他把目标人物关起来,再不出现也算“死”了吧?

目标人物突然不见踪影了,按照剧情,一般都是在这附近藏了起来,于是郑楷小心翼翼的走着,找能藏身的地方,打算赶紧把目标人物找出来,现在他受伤了还好说,要是他逃了,以后肯定打不过他了,被目标人物杀死或是被组织杀死,只能挑一个了。

周围很安静,郑楷也走的没有声音,突然听到树枝被踩短了的声音,郑楷想也不想地往那边走去。

正准备到了那个角落的时候,突然那边传来猫叫声,郑楷嘴角抽了抽:好假哦。

后面郑楷的搭档来了,黑鹰问道:“找到他了吗?”

郑楷道:“没有。”

黑鹰皱了皱眉,转身就走了。

郑楷继续到那个角落去,果然目标人物蹲在那里,看到郑楷愣了一下,郑楷道:“猫,不是你那样叫的……”

郑楷把那目标人物背回自己家,再根据穿越这个人的记忆,分辨了一些止血的草,把草和目标人物扔到密室道:“你以后就在这里吧,可能不再能出来了,将就一下。”

那人对着郑楷笑了一下道:“嗯?你不是红堂派来的杀手?还是你们有什么计谋?”

郑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苏洛廖,苏家大少爷,武功上层,派黑猫黑鹰杀之,悬赏五万两。别多想,我就是来杀你的。”说完也不管他怎么想,直接掉头走人。

郑楷回到红堂,与堂主依旧隔着一层纱,依旧看不到堂主的样子。

郑楷道:“禀告堂主,黑猫以将苏洛廖杀死,因落下悬崖,无法割下人头回来,已经被野狼咬的面目全非,只好带苏洛廖的贴身之物代替。”

根据原身黑猫的记忆,他是很忠心的,根本不可能骗堂主,堂主当然相信他,堂主挥挥手道:“好,自行去管主拿赏金,下去吧。”

郑楷赶紧走,果然快到门口的时候,堂主又出声了:“等下,黑猫,明天打牌。”

郑楷叹了口气,应了声后赶紧走了。

在原身黑猫的记忆里,堂主是十分吝啬的,每次黑猫完成人物的时候都找黑猫打牌,把他应的差不多才放他走,偏偏黑猫愚忠,以为那是堂主对他的厚爱,老是故意输牌给堂主,以至于到现在,黑猫没钱买丹药,自己上山采草药,房子一房一厅,居然只有一个密室,要知道,杀手行里,可是以密室多少来炫富的,真是岂有此理!

郑楷拿了钱,自己往自己家飞去,顺便熟悉一下轻功,以后就算打不过也好跑啊。

路上买了铁链,一回地下室就把苏洛廖锁起来了。

杀手疑心太重了,那房间只是装饰,上面放了假人,床周围到处都是机关,黑猫睡觉都是去密室睡的,当然,郑楷怕的不是人杀他,怕的是自己不小心触碰到机关弄死自己,要是一个顶级杀手睡觉的时候动作太大,把自己杀死的死法够别人笑很久了。现在密室多了一个人,当然要把他锁在角落才好睡觉。

郑楷过去把那苏洛廖的玉佩还给他,然后把他的手和脚用铁链锁住,固定在角落里的桩子上,拍拍苏洛廖的头道:“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也睡觉吧,晚安。”

苏洛廖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就这么走去睡了,这就是传说级别的杀手?住这么穷,被子也薄,现在都缩在一团了,有些可怜。

两三下搞掂了着劣质铁链,铁链动的声音那么大也没吵醒这个黑猫,怕不是假杀手吧?

某种意义上,苏洛廖真相了。

苏洛廖走到床边,看了眼郑楷,手放在他脖子上,想着怎么杀死他,偏偏郑楷毫无防备,缩了缩脖子道:“冷。”

苏洛廖败给他了,直接东摸西敲,把密室门打开了,飞回苏家,对着还在着急的管家道:“我被关起来了,但我没事,你们继续就好,我偶尔会晚上回来的。”

管家泪汪汪的,差点没扑上去道:“是,少爷。”

苏洛廖准备回去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抱了张被子回去,那杀手真的有些可怜。

郑楷睡的很熟,即使有些冷。就连被子换了一张也不知道,简直让苏洛廖叹为观止。

早上,郑楷伸了伸懒腰,习惯一下自己穿越到古代的现实,看了眼被自己锁在角落的人,突然有些惭愧,于是走过去,解开锁道:“咳,在我出去的时候,你可以睡我的床,但你绝对不能弄脏,知道吗?”

苏洛廖看着他,在角落折腾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可怜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放出去!”

郑楷更惭愧了,人家大少爷,只是头脑好了一下,家族势力厉害了些,就被人嫉妒派杀手杀了他,以他的实力,黑猫死了都只是让他受伤,要不是自己突然穿越过来,接手黑猫,他还在家高床软枕呢!

郑楷咬了咬牙,狠心道:“对不起,我不会放你出去的,死心吧!”然后头也不转的出去了,留下一个坚决的背影。

郑楷没有看到,苏洛廖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微笑。

总是作死开新坑,求你们原谅,快跳坑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