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书叔

宠弟狂魔狼将军1

远在国家边境的平定镇三年内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将军带着家人来平定镇避暑,结果大少爷不见了,第二件是三年后一位猎户打猎的时候发现了失踪的大少爷。
着可不得了啊,平定镇在国家的边缘,再旁边是森林,没有外敌入侵。平定镇一直很安稳,平日里只有一些商人外出入内,其它百姓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安安稳稳的种田打猎生活,连这一次将军来避暑也只是一时兴起。这可是平定镇这几十年来发生最大的事,比隔壁王老二丢了鸡严重多了。
平定镇的长官很紧张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将军家丢失的大少爷,一个三岁的小孩子。
将军在寻找了两个月后无果离开了,只留下几位心腹继续寻找。
结果居然在三年后,一位猎户入森林打猎,在狼窝找到了浑身赤裸的大少爷,当时大少爷已经六岁了,却依旧不会说话,只能四肢着地走路,看见别人睁眼裂齿。可别说,那样子真的有些恐怖,把那位官员吓到摊在椅子上。
将军留下的几位心腹赶紧联系将军,连夜将大少爷带了回去,用了五年时间才把大少爷出现变成一个正常人,但那眼神依旧能杀死人。将军府上下全部害怕大少爷,偏偏大少爷因为骨架特殊,是一个练武奇才,大夫人又因为大少爷失踪忧郁而死,将军惭愧,对大少爷是极好的,下人们只能控制着让身体不太抖的去侍候大少爷,生怕大少爷有什么不满意。
将军在大夫人去世后又继了几位夫人,在大少爷失踪和成为正常人期间,为大少爷添了许多的弟弟妹妹,不过大少爷每天习武,早出晚归,倒是从未与他的弟弟妹妹见过,只是隐隐约约知道自己有八位弟弟妹妹,其中最小那位是将军与一位舞女所生,后来就再也没有弟弟或妹妹了。
他从来没有对他那些庶母们请过安,那些弟弟妹妹也从来没有对他请过安。一开始刚到将军府的时候倒是有几个女人来看过他,都被他的眼神吓到了,就再没来过,他过好长一段时间才知道要请安,但之前没有请过,后来也懒的请了,那些庶母们也应该不太想一大清早看见他,干脆算了,反正也没人会说他不和礼仪。
战赢今天有些累,于是提早回府想要沐浴休息,那些下人们看到他没有一个不微微颤抖的,还有几个直接跪下,对他请安道:“大少爷。”
战赢知道如果自己对他们笑的话,他们可能直接吓哭,于是理都不理他们直接走。
果然,走了之后,那习武后特别灵敏的耳朵听到他们微微的呼气声。
花园是回房间的必经之路,他的弟弟妹妹只敢在他去习武后才去玩,现在早回来了,听到花园的吵闹声有些惊讶。
前面一群小孩追着一个小孩往他的方向跑,战赢停下脚步盯着他们。后面追的果然停下了脚步颤抖着,前面被追的小孩约估五岁,一边哭一边往后看,见他们停步了,转头遇到一双腿,知道后面的那些小孩都怕这个人,于是赶紧抱紧那条腿。
后面的小孩尖叫的跑掉了,战赢看了看抱着自己腿的小孩皱了皱眉,那位哭的小孩抬头看到皱眉的战赢,本来隐忍着不吭声的一下张大嘴哭了出来。
战赢想把小孩拿起来放一边,结果那个小孩紧紧的抱着他的腿,吓尿了。
战赢觉得自己的脚有些湿,闻到一股味道,脸都黑了,旁边的人赶紧把那个小孩扯开,也不管小孩还在哭,赶紧对战赢道歉,让他赶紧回房间清洗。
战赢开口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位小厮赶紧应道:“战小欧,你的弟弟。”
战赢“嗯”了一声,看了眼他弟弟那尿湿了的衣服道:“也赶紧带他去换身衣服。”就往房间走去。
虽然他不洁癖,但他也有些受不了那股怪味,赶紧沐浴了,那双鞋也扔掉了,才罢休。
战赢身体一直很好,现在身体居然难得的有些不舒服,干脆今天就在庭院只练了两个时辰武就到房间习兵书。
看了一下,有些闷,听到弟弟妹妹在外面吵闹的声音,战赢难得想看一下自己的弟弟妹妹。
战赢知道自己如果出现会直接把他们吓跑,干脆坐到假山上吹吹风,看他们玩耍。
昨天那位尿湿他鞋子的弟弟被其它人围在自己打,熟练的用手护着头跪趴在地上,偶尔抬头看他们。战赢那良好的视力看到那位小弟弟眼睛挂着泪水却一直没流出来,嘴巴禁闭着不吭声。
战赢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跳下去质问道:“你们干什么?”
那些弟弟妹妹吓的自己跪下了,支支吾吾的。
战赢继续道:“父亲为了维护国家和平在外征战,你们却在家里闹矛盾,对得起父亲吗?”
弟弟妹妹直接吓哭了,战赢有些头疼,兴许感染了风寒,挥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那位被欺负的弟弟还在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战赢过去一看,已经晕过去了,应该不是自己吓晕的吧?衣服还是昨天那件,战赢灵敏的嗅觉闻着还有一下怪味。挥手让小厮过来道:“把他送回去,给他领几件新衣服,还有,他是谁?我要详细的信息。”
小厮应了声“是”就赶紧抱着那个小孩跑了。
战赢睡了个午觉,感觉好多了,对于身体的不舒服,战赢考虑着自己以后要不要加练半个时辰,但这样的话,看兵书的时间就少了。父亲是将军,自己以后要代替父亲上战场的,绝不可以有勇无谋,还是不加练时间了,加练强度算了。
书桌上有一张纸,是战赢睡觉的时候送来的。战赢当然知道,气息是那位小厮的,周身并无杀气,战赢也懒的起床了,头实在有些痛,于是放任自己继续睡觉。以至于那张纸,现在才看到。
纸上画着那个小男孩是今天被欺负的他那位弟弟叫战小欧,母亲是舞女,已经因病去世,什么病没有细说,但绝对不简单,兴许是后院的纷争,战赢也懒的管。但他是战赢最小的弟弟,没有母亲疼,见这两天都被欺负和衣服洗白了还不换,应该生活的不是很好。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可能还能勉勉强强过得去,但今天自己出手了,以后自己不管的话可能会变本加厉,更难活了。
战赢叹了口气,自己今天胡乱出来果然没想好,也许是脑子一片混沌,出错手了。以后只能自己再关照这位弟弟一些才行。




ps,开新坑啦,欢迎跳坑,两个都不按时更,多多看哦~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