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书叔

宠弟狂魔狼将军4

回到房间里,战赢让战小欧脱下衣服看看身上的伤口。战赢拿的膏药必须好的,战小欧身上的伤口七七八八的好了,也没添新伤口了。拍拍屁股让战小欧把衣服穿上,结果战小欧不自在了。战赢暗骂自己又忘了礼仪了。
战赢又检查了床铺和被子,衣柜里的衣服,炭盆里炭也烧足了,满意的点点头,正准备走的时候,战小欧突然拉着他的衣摆。
战赢疑惑的转个头过去,战小欧在衣服里掏了一下,把刚刚买的玉佩拿出来递给他道:“送给你的。”
战赢蹲下接过玉佩,疑惑道:“给我的?”
战小欧低着头,别扭道:“嗯,这个玉佩最合适你。”
战赢这下知道了,去首饰店就是为他挑一个东西送给他。
战赢笑了笑,正准备起身,突然觉得脸软软的。战小欧亲了战赢一下就跑到被窝里躲着。
战赢愣了一下,轻轻关上门,突然觉得这段时间关注他导致少训练和看兵书的时间都没有浪费。
管家传来消息道,之前让他招的人现在都到了,问他什么时候去选人。
战赢挂好玉佩就往前院走去,果然已经有十几个小孩站在那。那些小孩看见战赢都抖起来了,还有几个直接给他跪下了。
战赢有些无奈,看了眼身高骨架后让他们都坐下来挑。
战赢想挑过骨架好的习一下武保护战小欧,排除了一部分,再让管家排除一部分家境复杂的,最好留下孤儿,再排除卧底的可能。
剩下几个战赢觉得都差不多,于是都留下,让战小欧自己挑,挑剩下的可以安排其它活,毕竟战小欧作为将军儿子,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小厮服侍他?
战赢挑了几个人带他习武,郑重地对他们说:“你们以后是要保护战小欧少爷的。他的话为首,他的命令比我还重要,知道吗?”
那几个人点了点头,战赢摆摆手让人带下去训练。
战赢安排好后,几乎又开始两点一线的生活了,早上去训练场,晚上习兵法,许久不见战小欧了,几乎又要忘记他的时候,小厮告诉他,战小欧来找他了,没找到就回去了。
战赢是进行高强度训练的,晚上回来已经戌时了,战小欧应该已经睡下了。战赢也没怎么在意,想着有空再去看他,然后就进房间沐浴看书。
又训练了几天,战赢几乎忘记战小欧这个人了,每天依旧高强度训练,实在是没空想其它东西了。小厮又报告过战小欧来过几次后就走了。战赢知道自己没有时间看他,于是让小厮挑样东西送过去就算了。
战赢又想起什么,问道:“战小欧最近有被打吗?”
小厮恭敬道:“没有,一直独来独往,安静的很。”
战赢点点头,就进去沐浴看书去了。
送过东西给战小欧后,他几乎每天都到战赢庭院里找他,战赢也每天在庭院门口就听到小厮报告说战小欧又来看他了。
战赢不在意的摆摆手。小厮小心问道:“还是和往常一样挑样东西送过去?”
战赢应了一声就往房间走去。
他的两点一线变成了在庭院门口停一下,知道战小欧今天又来找他了才继续回房间。
直到三个月后,战赢训练完,回到庭院,没有小厮迎上来告诉他今天战小欧过来了,正觉有些奇怪,突然感觉到房间里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气息,进门发现是战小欧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战赢许久没见他了,脸色比一开始要红润一些,也没之前那样瘦了,约估是没人敢克扣他的吃的,吃好了,现在好看多了。
冷风灌进来,战小欧“嗯”了一声,揉了揉眼睛道:“哥哥回来啦?”
战赢被“哥哥”唤的心都有些软了,低声问道:“嗯。这么晚,你怎么在这?”
战小欧嘟嘴道:“都怪哥哥,天天来找你都不能见到你。还送东西给我,弄的我那么期待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结果都本来。”
战赢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送他东西的确是敷衍之举,只能咳了一声转移话题:“三个月未见,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战小欧跑过去搂着战赢,只能搂到他的腰,于是埋头到战赢的腹部道:“哥哥,我想你了。”
战赢被软的一塌糊涂,本来就长的软软糯糯的,现在还卖乖示好,战赢摸了摸他的头发道:“是哥哥不好,哥哥以后补偿你。”
战小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道:“我要哥哥陪我睡。”
战赢让战小欧先到床上去,自己先去沐浴。出来的时候,战小欧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
战赢本来还想看一下兵书,现在怕光会亮到战小欧,于是让自己早些睡,明天再早起来看书好了。
战赢自律性极好,说早起绝不睡懒觉,只是因为抱着战小欧睡了,结果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弄醒了战小欧。
战小欧迷迷糊糊问道:“哥哥要起床了吗?”
战赢小声道:“你再睡一下,还早。”
战小欧闭着眼自己穿衣服,战赢有些无奈,只能帮他穿衣服和帮他洗漱。
这个时辰早饭还没弄好,战赢怕厨娘又要跪地请罪,就坐在椅子上补昨晚未看的兵书。
战小欧也跟着到椅子上坐着,然后趴下睡觉。战赢给战小欧披件衣服就看起书来了。
房间很安静,只有翻页声和呼吸声。
天亮了些,战小欧也睡足了,睁眼还有些迷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看到战赢有些好笑。
战赢叫小厮把早饭拿进来。
小厮知道战小欧昨晚没走,猜到他在这睡下了,机智的拿了两人份的早饭过来。
战赢问道:“你那个小厮如何?”
战小欧盯着早饭,吞了口口水,乖乖答道:“对我极好,只是我昨晚没有让他跟过来。”
战赢好笑道:“快吃吧,吃完该回去了。”
战小欧“哦”了一声,抓起糕点就吃起来了。
细嚼慢咽的,吃的极其斯文,战赢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吃这种糕点了,只是他拿了一块又一块,战赢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送了战小欧回去,战赢在武馆练武的时候,听到消息,边疆传来捷报,战将军凯旋归来,不久就可以到京城了。
也就是说,他很快就可以见到他父亲了。说不想念是骗人的。但他作为将军府的长子,这种情绪不可以外露。父亲对他是极好的,衣食住行都比其它弟弟要好,对他也用心,几乎每个星期一封信,另一个能收到父亲的信的弟弟都要一个月一次,偶尔还不回信。
战赢想着父亲要回来了,心情也不禁愉快了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