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书叔

不知道什么题目好

郑楷飞快的运用着不这么熟悉的轻功追着前面受伤了的黑衣人,他毕竟穿越来的,不会用轻功,但不去杀人他就要死,如果他把目标人物关起来,再不出现也算“死”了吧?

目标人物突然不见踪影了,按照剧情,一般都是在这附近藏了起来,于是郑楷小心翼翼的走着,找能藏身的地方,打算赶紧把目标人物找出来,现在他受伤了还好说,要是他逃了,以后肯定打不过他了,被目标人物杀死或是被组织杀死,只能挑一个了。

周围很安静,郑楷也走的没有声音,突然听到树枝被踩短了的声音,郑楷想也不想地往那边走去。

正准备到了那个角落的时候,突然那边传来猫叫声,郑楷嘴角抽了抽:好假哦。

后面郑楷的搭档来了,黑鹰问道:“找到他了吗?”

郑楷道:“没有。”

黑鹰皱了皱眉,转身就走了。

郑楷继续到那个角落去,果然目标人物蹲在那里,看到郑楷愣了一下,郑楷道:“猫,不是你那样叫的……”

郑楷把那目标人物背回自己家,再根据穿越这个人的记忆,分辨了一些止血的草,把草和目标人物扔到密室道:“你以后就在这里吧,可能不再能出来了,将就一下。”

那人对着郑楷笑了一下道:“嗯?你不是红堂派来的杀手?还是你们有什么计谋?”

郑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苏洛廖,苏家大少爷,武功上层,派黑猫黑鹰杀之,悬赏五万两。别多想,我就是来杀你的。”说完也不管他怎么想,直接掉头走人。

郑楷回到红堂,与堂主依旧隔着一层纱,依旧看不到堂主的样子。

郑楷道:“禀告堂主,黑猫以将苏洛廖杀死,因落下悬崖,无法割下人头回来,已经被野狼咬的面目全非,只好带苏洛廖的贴身之物代替。”

根据原身黑猫的记忆,他是很忠心的,根本不可能骗堂主,堂主当然相信他,堂主挥挥手道:“好,自行去管主拿赏金,下去吧。”

郑楷赶紧走,果然快到门口的时候,堂主又出声了:“等下,黑猫,明天打牌。”

郑楷叹了口气,应了声后赶紧走了。

在原身黑猫的记忆里,堂主是十分吝啬的,每次黑猫完成人物的时候都找黑猫打牌,把他应的差不多才放他走,偏偏黑猫愚忠,以为那是堂主对他的厚爱,老是故意输牌给堂主,以至于到现在,黑猫没钱买丹药,自己上山采草药,房子一房一厅,居然只有一个密室,要知道,杀手行里,可是以密室多少来炫富的,真是岂有此理!

郑楷拿了钱,自己往自己家飞去,顺便熟悉一下轻功,以后就算打不过也好跑啊。

路上买了铁链,一回地下室就把苏洛廖锁起来了。

杀手疑心太重了,那房间只是装饰,上面放了假人,床周围到处都是机关,黑猫睡觉都是去密室睡的,当然,郑楷怕的不是人杀他,怕的是自己不小心触碰到机关弄死自己,要是一个顶级杀手睡觉的时候动作太大,把自己杀死的死法够别人笑很久了。现在密室多了一个人,当然要把他锁在角落才好睡觉。

郑楷过去把那苏洛廖的玉佩还给他,然后把他的手和脚用铁链锁住,固定在角落里的桩子上,拍拍苏洛廖的头道:“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也睡觉吧,晚安。”

苏洛廖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就这么走去睡了,这就是传说级别的杀手?住这么穷,被子也薄,现在都缩在一团了,有些可怜。

两三下搞掂了着劣质铁链,铁链动的声音那么大也没吵醒这个黑猫,怕不是假杀手吧?

某种意义上,苏洛廖真相了。

苏洛廖走到床边,看了眼郑楷,手放在他脖子上,想着怎么杀死他,偏偏郑楷毫无防备,缩了缩脖子道:“冷。”

苏洛廖败给他了,直接东摸西敲,把密室门打开了,飞回苏家,对着还在着急的管家道:“我被关起来了,但我没事,你们继续就好,我偶尔会晚上回来的。”

管家泪汪汪的,差点没扑上去道:“是,少爷。”

苏洛廖准备回去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抱了张被子回去,那杀手真的有些可怜。

郑楷睡的很熟,即使有些冷。就连被子换了一张也不知道,简直让苏洛廖叹为观止。

早上,郑楷伸了伸懒腰,习惯一下自己穿越到古代的现实,看了眼被自己锁在角落的人,突然有些惭愧,于是走过去,解开锁道:“咳,在我出去的时候,你可以睡我的床,但你绝对不能弄脏,知道吗?”

苏洛廖看着他,在角落折腾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可怜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放出去!”

郑楷更惭愧了,人家大少爷,只是头脑好了一下,家族势力厉害了些,就被人嫉妒派杀手杀了他,以他的实力,黑猫死了都只是让他受伤,要不是自己突然穿越过来,接手黑猫,他还在家高床软枕呢!

郑楷咬了咬牙,狠心道:“对不起,我不会放你出去的,死心吧!”然后头也不转的出去了,留下一个坚决的背影。

郑楷没有看到,苏洛廖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微笑。

总是作死开新坑,求你们原谅,快跳坑吧,哈哈哈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