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书叔

与一个戏精的婚后生活(体检报告)

淏然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有两个男人,一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在办公桌前奋笔疾书,连口水都没喝多少。

突然门被敲了敲,办公桌前的人依旧没抬头道:“进来。”

一个女秘书推开门进来,一边走一边道:“总裁,这份体检报告出来了。”

沙发上的人一下跳起来,跑过去到:“给我就好了。”

苏枞源拿着体检报告,直接打开档案袋拿出来看。

女秘书已经关门出去了,办公室又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梁淏,也就是这个办公桌前那个奋笔疾书的总裁依旧头也不抬,完全没在意。

苏枞源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报告,拿着报告的手也有些颤抖,整个人僵了下来。

梁淏终于写完面前的文件,喝了口水,看着僵硬了的苏枞源问道:“看的懂吗?”

苏枞源悲伤地摇了摇头,把体检报告放在办公桌上,等待总裁临幸。

体检报告居然全部都是英文,苏枞源大学毕业后都是混吃等死,脑子除了看剧就根本没动过,英文早忘光光了。他只看得懂自己的名字。

梁淏放下水杯,把体检报告从众多文件中拿出来看。他倒是没有想到,看了眼苏枞源:“其它都挺好,就是,嗯,有些肾亏。”

苏枞源手中的档案袋直接掉地上,睁大眼睛颤声道:“什,什么?只剩三个月?!”

梁淏放下文件,没理他。

苏枞源直接跑过去扑到梁淏怀里,悲伤道:“我居然只剩三个月了,你要陪我度过啊欧巴,千万别乱找什么美国医生给我治病,没用的!”

梁淏冷冷道:“放心,没打算治你。”

苏枞源更悲伤了,看着梁淏道:“那我们就只好出去玩了。”

梁淏推开他,继续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继续看:“嗯,好。”

苏枞源跳起来,跳回沙发上道:“那我继续玩手机。”

梁淏皱了皱眉:“不许躺着玩。”

苏枞源偷偷给他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梁淏一开始就知道苏枞源是一个戏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假装被他撞到,直接躺在他车轮下不省人事地晕倒了。要不是他同学告诉他,再装就要迟到了,恐怕梁淏都要带他去医院了。

梁淏叹了口气,继续看眼前的文件。

――――――――――――――――――――

呦呦呦,我出来啦。

不知道什么题目好

郑楷飞快的运用着不这么熟悉的轻功追着前面受伤了的黑衣人,他毕竟穿越来的,不会用轻功,但不去杀人他就要死,如果他把目标人物关起来,再不出现也算“死”了吧?

目标人物突然不见踪影了,按照剧情,一般都是在这附近藏了起来,于是郑楷小心翼翼的走着,找能藏身的地方,打算赶紧把目标人物找出来,现在他受伤了还好说,要是他逃了,以后肯定打不过他了,被目标人物杀死或是被组织杀死,只能挑一个了。

周围很安静,郑楷也走的没有声音,突然听到树枝被踩短了的声音,郑楷想也不想地往那边走去。

正准备到了那个角落的时候,突然那边传来猫叫声,郑楷嘴角抽了抽:好假哦。

后面郑楷的搭档来了,黑鹰问道:“找到他了吗?”

郑楷道:“没有。”

黑鹰皱了皱眉,转身就走了。

郑楷继续到那个角落去,果然目标人物蹲在那里,看到郑楷愣了一下,郑楷道:“猫,不是你那样叫的……”

郑楷把那目标人物背回自己家,再根据穿越这个人的记忆,分辨了一些止血的草,把草和目标人物扔到密室道:“你以后就在这里吧,可能不再能出来了,将就一下。”

那人对着郑楷笑了一下道:“嗯?你不是红堂派来的杀手?还是你们有什么计谋?”

郑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苏洛廖,苏家大少爷,武功上层,派黑猫黑鹰杀之,悬赏五万两。别多想,我就是来杀你的。”说完也不管他怎么想,直接掉头走人。

郑楷回到红堂,与堂主依旧隔着一层纱,依旧看不到堂主的样子。

郑楷道:“禀告堂主,黑猫以将苏洛廖杀死,因落下悬崖,无法割下人头回来,已经被野狼咬的面目全非,只好带苏洛廖的贴身之物代替。”

根据原身黑猫的记忆,他是很忠心的,根本不可能骗堂主,堂主当然相信他,堂主挥挥手道:“好,自行去管主拿赏金,下去吧。”

郑楷赶紧走,果然快到门口的时候,堂主又出声了:“等下,黑猫,明天打牌。”

郑楷叹了口气,应了声后赶紧走了。

在原身黑猫的记忆里,堂主是十分吝啬的,每次黑猫完成人物的时候都找黑猫打牌,把他应的差不多才放他走,偏偏黑猫愚忠,以为那是堂主对他的厚爱,老是故意输牌给堂主,以至于到现在,黑猫没钱买丹药,自己上山采草药,房子一房一厅,居然只有一个密室,要知道,杀手行里,可是以密室多少来炫富的,真是岂有此理!

郑楷拿了钱,自己往自己家飞去,顺便熟悉一下轻功,以后就算打不过也好跑啊。

路上买了铁链,一回地下室就把苏洛廖锁起来了。

杀手疑心太重了,那房间只是装饰,上面放了假人,床周围到处都是机关,黑猫睡觉都是去密室睡的,当然,郑楷怕的不是人杀他,怕的是自己不小心触碰到机关弄死自己,要是一个顶级杀手睡觉的时候动作太大,把自己杀死的死法够别人笑很久了。现在密室多了一个人,当然要把他锁在角落才好睡觉。

郑楷过去把那苏洛廖的玉佩还给他,然后把他的手和脚用铁链锁住,固定在角落里的桩子上,拍拍苏洛廖的头道:“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也睡觉吧,晚安。”

苏洛廖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就这么走去睡了,这就是传说级别的杀手?住这么穷,被子也薄,现在都缩在一团了,有些可怜。

两三下搞掂了着劣质铁链,铁链动的声音那么大也没吵醒这个黑猫,怕不是假杀手吧?

某种意义上,苏洛廖真相了。

苏洛廖走到床边,看了眼郑楷,手放在他脖子上,想着怎么杀死他,偏偏郑楷毫无防备,缩了缩脖子道:“冷。”

苏洛廖败给他了,直接东摸西敲,把密室门打开了,飞回苏家,对着还在着急的管家道:“我被关起来了,但我没事,你们继续就好,我偶尔会晚上回来的。”

管家泪汪汪的,差点没扑上去道:“是,少爷。”

苏洛廖准备回去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抱了张被子回去,那杀手真的有些可怜。

郑楷睡的很熟,即使有些冷。就连被子换了一张也不知道,简直让苏洛廖叹为观止。

早上,郑楷伸了伸懒腰,习惯一下自己穿越到古代的现实,看了眼被自己锁在角落的人,突然有些惭愧,于是走过去,解开锁道:“咳,在我出去的时候,你可以睡我的床,但你绝对不能弄脏,知道吗?”

苏洛廖看着他,在角落折腾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可怜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放出去!”

郑楷更惭愧了,人家大少爷,只是头脑好了一下,家族势力厉害了些,就被人嫉妒派杀手杀了他,以他的实力,黑猫死了都只是让他受伤,要不是自己突然穿越过来,接手黑猫,他还在家高床软枕呢!

郑楷咬了咬牙,狠心道:“对不起,我不会放你出去的,死心吧!”然后头也不转的出去了,留下一个坚决的背影。

郑楷没有看到,苏洛廖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微笑。

总是作死开新坑,求你们原谅,快跳坑吧,哈哈哈

公仔先生

袁坔表示,他只是路过,但为什么会中枪,他也不知道。

事情是这样的,袁坔打算做最后的挣扎,出去买一个公仔打算送给一个目前有些好感的女生。买完回家的路上,两个女生在和一个男人起了争吵。女生大声喊道:“你这个骗子,快把钱还我!我怎么可能要到三十多岁才能找到真命天子!”

那老男人也不服输,举起自己印着“刘半仙”的牌子道:“我从不胡说骗人,像后面那个抱着公仔那个男的,以后绝对没有女人,连男人也没有!”

周围抱着公仔的人只有袁坔一个人,真是躺着中枪。

女生大声骂道:“放*$#*屁!难道他公仔买给自己的?”

那老男人继续喊道:“公仔要是送给女的,以后肯定分,他下半辈子觉得没有女人,更没有男人!”然后拿起自己的招牌走了,留下袁坔在风中凌乱。

回到家,袁坔把公仔随便扔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那出手机刷一下朋友圈,那个有一点好感的女生朋友圈发了三个字:脱单啦!

袁坔倒是没有多伤心,本来就一点好感,更何况他早有一种没有戏的感觉,买公仔只是想挣扎一下而已,让他生气的反倒是那个老男人,居然说他以后肯定不会有女人,连男人也没有。什么意思啊!连当同性恋的资格都没有的意思?注定孤独终老的一声?

袁坔洗完澡,围着条浴巾就直接出来了,反正家里就他一个人,床帘习惯的拉上,一种封闭式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安全感,不穿衣服走来走去有一种自由感。

袁坔一手环着刚刚买回来的一只公仔,一手按着遥控器,脚搭在茶几上,好不自在。

电视无聊的节目催眠着袁坔,让袁坔眼皮打架。遥控器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袁坔没有察觉,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

微暗的客厅忽然微微发出一道光,袁坔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双手搭在袁坔的眼睛上,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睡吧。”袁坔终于沉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早上,在自己床上好好躺着。

袁坔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线,看着窗户想道:“我什么时候开了窗帘?”

掀开被子起床,浴巾已经掉在床上了,袁坔叹了口气:又忘记穿衣服了。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一整天都呆在家,天气又热,穿衣服会出汗,还要多洗一套衣服……袁坔想了一下,别穿算了,洗衣服好麻烦啊,要扔进洗衣机,要倒洗衣粉,还要晒什么的。

围上浴巾,溜过去拉上窗帘,呼,安全了。

洗漱完毕,客厅里电视关掉了,遥控器好好的放在茶几上,就是公仔歪在沙发上。袁坔一把抓过来揉了揉,手感真好,怪不得女生喜欢抱着睡觉。

抱着公仔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是一天,袁坔把公仔抱回床上要和公仔一起睡觉。

沉睡中,公仔突然变成一个高大的男人。也许感觉自己手臂被压着,袁坔不满地哼了一声。

那男人看着一丝不挂的袁坔叹了口气道:“真是妖精,整天都在勾引我。”


你们喜欢这种吗?哈哈哈(ಡωಡ)

醉酒之后(小短文)

庄舟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紧盯着电脑上的时间。

59分突然变成00分,九点了。有规律的脚步声越来越响,陆远来了。他是这个公司的副经理,同时也是庄舟喜欢了三年的男神。

庄舟只是一个小员工,而陆远是管理者,这几乎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暗恋。

庄舟看着陆远从策划部的门前经过,微微叹了口气,准备过年了,又是一年无果的暗恋,与男神的进展由完全不认识到现在和他谈过一次策划方案,还要被取消了。

庄舟默默叹了口气,身后女同事兴奋的叽叽喳喳:“今晚就是公司年会了,我今天穿的好不好看,我要给陆经理敬酒,谁要和我一起去?”后面一群女同事附和着,庄舟只得默默再叹一口气。

陆远简直就是高富帅的代言人,高和帅已经没话说,年纪轻轻就是副经理,必须有钱,最关键是他人温柔,见到谁都微笑,说话声音有磁性还好听,从来没见过他发脾气,就算别人方案再不行,他也只会不停的,细心的教导你,直到你方案改好为止。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能改好方案,像庄舟那次,改了几次后直接换方案了。

副经理已经巡过一次了,庄舟打开游戏窗口,继续他愤怒的小鸟,那头猪一直打不掉,庄舟有些懊恼。

六点了,女同事集体去厕所补妆,准备等下公司的年会,庄舟被抓了壮丁,要去搬东西。

庄舟从喜欢陆远的第一年开始就一直想去敬他酒了。陆远身边一直围着一群人,让庄舟挤不进去是一个原因,庄舟自己怂是另一个原因。

今年依旧多人围着他,庄舟把自己眼前的果汁拿开,倒了杯酒,一口喝了下去,真辣。

庄舟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不是自己的房间,躺着的床也不是自己的床,他身上一丝不挂,他几乎脑里蹦出几个字:酒后乱性!

房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庄舟抓紧被子盯着门口,有磁性的声音传来:“醒了吗?我进来了。”

是陆远!怎么回事?这是男神的家?为什么自己会在他房间睡觉?

宿醉头疼让庄舟无法思考,门突然开了。

陆远看着庄舟紧抓着被子,头发乱糟糟的样子,笑了一下道:“醒了?”

庄舟抓了抓头发,还有些迷糊,问道:“陆经理,我……”

陆远笑了笑道:“哦,没什么,只是你昨晚喝醉了,非要让我带你回家,只好带你走了。”

庄舟震惊了一下,自己从来没喝过酒,昨晚也是心塞不开心才喝了几杯,居然发起酒疯来了。

陆远给了他几秒时间理了下,才继续道:“你的衣服在床边,现在快穿衣服,不然要迟到了。”

庄舟看了眼床边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不是自己的,应该是陆远的,自己又光溜溜的……

陆远见庄舟没有动,以为他不好意思,调笑道:“害羞什么,你的身体我昨晚哪里没看过?”

庄舟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陆远才道:“开个玩笑。”

在车上,陆远专注开车,没有说话,庄舟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路欲言又止。

到了公司,陆远看着庄舟笑道:“现在该上班了,今晚和我吃饭,我们该谈一下你什么时候把你的衣服拿走和什么时候把衣服还我。”

庄舟一天心不在焉,连愤怒的小鸟才玩到第三关,后面的猪头死活弹不走。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下班,庄舟呆在位置上不知道该怎么办,陆远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道:“走吧。”

醉酒的庄舟特别猛,挤开了所有围着陆远身边的所有人,拿着一杯酒,大着舌头道:“陆经理,我要敬你杯酒。”

后来庄舟喝完酒,直接倒在陆远身上,谁也扒不开,陆远只好带他先走。

陆远艰难的把他放在车上后,摇醒了庄舟,问他家在哪?庄舟又缠上陆远,对他道:“我要跟你回家。”

陆远只好带他回家了,庄舟又自己找到浴室,扒光了衣服,要陆远帮他洗澡,乱七八糟一通,终于帮他洗完澡,庄舟又不肯穿衣服,陆远怕他会着凉,就把他塞进被窝里,找几件衣服放在床边。

庄舟一下又跑出来了,抱着陆远要听睡前故事。陆远有些好笑,给他讲了个丑小鸭的故事,庄舟终于乖乖睡觉了。

餐桌上,庄舟为自己的无耻羞愤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结结巴巴道:“没,没有了吧?”

陆远笑道:“没有了。”其实还有的,庄舟听完睡前故事,还扒着陆远,垫着脚,嘟着嘴要晚安吻。庄舟全裸着做这个动作实在有些好笑,但陆远还是轻轻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庄舟终于乖乖睡了。

庄舟把脸埋在手里,大声道:“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陆远摆摆手道:“起码你没有吐啊。”

庄舟羞愤欲死。

庄舟这天如同往常一样想着陆远的脸,打着飞机,突然脑内蹦出一句话:“你的身体我昨晚哪里没看过?”庄舟蒙了一下,一下身寸出来了。他把脸埋在被子里,害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偏偏经过了这次醉酒事件,陆远和庄舟又了交集,陆远会结果策划部的时候和庄舟打招呼;平时巡检公司的时候,会走到庄舟身后,看着他认真想策划的模样,笑了下,然后走过去点开他刚刚玩的游戏,点破他装模作样的样子,还敲他的头;会偶尔调戏庄舟,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道:“你这样反而让我更想调戏你啊。”;也会在一起加班的时候,一起吃晚饭或夜宵……

新的一年里,庄舟与他的男神接近了许多,反而多了一种不真实感,仿佛这是在做梦。

又是一次年会,庄舟静静躲在角落喝酒,继续看着他男神与各种人敬酒。

这次陆远却醉了。陆远靠着庄舟身上,对其它人道:“让庄舟送我回去就好了,你们继续吃吧。”

庄舟扶着陆远,磕磕碰碰的终于扶到他回家了。

陆远醉醺醺的,喊道:“我要洗澡!”

庄舟吓了一跳,赶紧扶着陆远进去,刚调好水,转过身就看到陆远脱光了衣服,正在脱裤子,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脸也变的通红,赶紧出去关门了。

陆远洗完澡出来,衣服穿的好好的,庄舟呼了一口气,扶着陆远上床躺着,陆远道:“我要你陪我睡!”

庄舟被陆远手脚并用地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陆远很快睡着了,庄舟挣脱不了压制,闭着眼背课文,强迫自己睡觉,不要乱想。

等庄舟感觉身上的压制松开后是早上了,陆远对着他一脸震惊。庄舟想赶紧解释,结果陆远道:“你睡了我!要对我负责!”

庄舟:“???”

庄舟一脸懵逼,陆远道:“今晚晚饭等我。”

莫名其妙,乱七八糟。却不妨碍庄舟的胡思乱想,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吗?真是这样吗?

庄舟看准时间,一到六点就冲出去回家,根本不敢一丝停留。他怂了。

在艰辛地挤着地铁,庄舟电话响了,陆远打来的。庄舟手一抖,挂了。

庄舟等站一停就冲了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电话又响了,庄舟小心翼翼地接了。

陆远有些生气,怒道:“不是叫了你下班等我?跑那么快干嘛?电脑显示你五点五十九分关机,你睡了我,现在又要始乱终弃?”

庄舟吓到赶紧关了机,跑回家去了。

庄舟一晚没睡好,早上因为手机关机了,没有闹钟,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同事传来默哀的眼神道:“今天副经理心情特别差,知道你昨晚早了一分钟跑了差点大发雷霆,刚刚他巡的时候脸还是黑的,偏偏你还迟到了,等死吧!”

庄舟心不在焉地玩着偷偷放屁,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庄舟僵硬地转过身去,陆远正黑着脸看着自己。庄舟手一抖,游戏上显示“game over”仿佛展示着他以后的一生。

陆远道:“跟我来。”就转身往办公室走,同事们看着庄舟走的每一步,仿佛他在去死的路上。

到了办公室,陆远一下把门关上了道:“昨晚为什么走那么快?”

庄舟腿有些软道:“有急事……”

陆远一手撑在门上,把庄舟困在手臂里,继续问道:“今天为什么迟到?”

庄舟快吓哭了:“手机关机了,没闹钟……”

陆远继续逼近问道:“今晚有急事吗?”

庄舟微微蹲下一点道:“没,没有。”

陆远满意了些道:“今晚和我去吃饭,不许再跑。”

庄舟点点头。

陆远满意地放他走了。

庄舟下了班,依旧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同事们留了给默哀的眼神就赶紧跑了。

陆远心情有些好,对庄舟道:“走吧。”

吃完饭,陆远还带他去看了电影,看之前还责怪他道:“都怪你昨天跑那么快,我想看那部电影今天没了。”

庄舟:“……啊?”

直到看完了电影,庄舟还是一脸懵逼。

陆远道:“去你家还是我家?”

庄舟问道:“陆经理,什么意思?”

陆远道:“你难道不懂吗?”

庄舟茫然地摇了摇头。

陆远有些愤怒,突然压过去,一手按着庄舟后脑勺,一手搂着他的腰,亲过去了。

庄舟一开始还激烈地挣扎,到后面就乖乖的被亲了。

亲完后,陆远问道:“懂了吗?”

庄舟点点头。

陆远满意了些,道:“我们不能太快,我们一步一步来吧,我还没准备工具呢。”

庄舟脸刷地一下红了。

ps,还有后续,现在要睡觉,就别码了,天气冷,手指都硬了。这是我醉酒后的作品,哈哈哈,还在头疼中。。。
催更的人儿快来 @东川晴町  @星河绘梨衣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9

顾清承认,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让陆萧不爽的,尽管这样有些幼稚,但好歹效果不错。
顾清拿了手机,高冷的,头也不回的走了,也不管陆萧表情怎么样。
与那位女同学相谈甚欢,她甚至把她将来的老公都带出来让顾清看了。
大意就是,高中的时候喜欢顾清,但却没有表白,一直觉得遗憾,于是干脆在结婚前,和她未来老公面前,认认真真给顾清表个白,以后就专心他老公了。
那女同学,顾清已经有些记不清她名字了,有些好笑。她未来老公在旁边的瞪眼,于是认认真真给她说了声谢谢,我也找到了陪我下半辈子的人了。
女同学瞪大眼睛惊喜道:“真的?!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一定要请我。”
顾清苦笑道:“我结不了婚了,他是男的。”
那未来老公笑了笑道:“是吗?那祝福你了。”
那女同学兴奋地叽叽喳喳,她那未来老公知道顾清也有男朋友后,敌意也减了不少,下面吃饭倒是吃的挺愉快。
顾清看着他们无意地秀着恩爱,自己也有些想陆萧了。
顾清刚想和女同学说要回去的时候,突然电话响了,是陆萧的。
顾清笑了笑,那女同学灵敏道:“是男朋友吗?”
顾清有些不好意思:“我今天故意和他说和女同学吃饭,没有告诉他你准备结婚的事,现在可能来质问我了。”
刚接电话,陆萧声音就传来了:“怎么这么久才接?干什么了?孤男寡女吃饭吃这么久……”
顾清赶紧打断:“我在公司过一个路口那个餐厅吃饭,过来接我!”
女同学眼睛亮了一下,问道:“公司?什么公司?那家娱乐公司吗?陆萧那家吗?”
顾清点点头。
女同学尖叫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董事长?”
顾清嘴角抽了抽问道:“什么传说??”
女同学兴奋道:“就一个朋友在里面干和我说的而已,别注意这个。你原来这么有钱的吗?我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你告白啊。”
她未来老公赶紧搂着她的肩道:“别闹!”
顾清小声提示道:“对啊,你准备结婚了,说这个不好吧,而且你老公在旁边呢。”
女同学不知天高地厚,摆摆手道:“这不还没结婚呢!”
她未来老公脸一黑,顾清正不知道怎么办,突然陆萧来了道:“回去没?”
顾清还没说话,那女同学又尖叫了:“啊啊啊!是陆萧吗!”
陆萧笑道:“你好。”
那女同学继续尖叫:“你和顾清一起了吗?我两个男神居然一起了!?”
顾清有些尴尬,没有回话,倒是陆萧大方地楼着顾清的肩道:“是啊。”
那女同学冷静了些,小心问道:“那,你那晚直播的时候,旁边就是顾清吗?他穿的是你的衣服对吧?”
顾清一想到那天在摄像头面前,几千万人面前亲,脸刷地一下红了。现在居然衣服都被看到了。
陆萧看了眼顾清道:“对啊,他没衣服穿呢。”
顾清简直想钻到地底下去。
那女同学还想说什么,顾清赶紧拉着陆萧的衣服道:“很晚了,那我先走了,再见。”
陆萧轻笑道:“害羞?”
顾清低着头,不说话,自己打开车门就坐进去,系好安全带,一声不吭。
陆萧也不逗顾清了,直接开车回去,如果逗过了,生气了就不好哄了。
一路上,顾清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家里也没出声,陆萧怀疑顾清真生气了,正准备哄一下的时候,顾清突然转身抱着陆萧。
陆萧愣了一下,但还是把手放在顾清背上抚着。
顾清闷闷道:“陆萧,我想你了,好想好想。”
陆萧淡淡地应了一声。
顾清继续道:“他们说准备结婚的时候,我就好想抱着你,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陆萧紧了紧顾清,应了一声。
顾清:“之前你一声不吭地走了,我真的好伤心,想找你但又不敢,我不知道我可以怎么办。”
陆萧道:“再也不会了,我就是想一鼓作气弄完全部东西再来找你了,现在再也不离开你了。”
顾清道:“我想和你一起出去玩,看完中国后,我们再去荷兰看风车,去法国看铁塔,去好多地方。”
陆萧道:“好。”
顾清继续道:“你陪我回去,我要和我爸妈说一声,还有,公司我也不想管了,扔给我哥。”
陆萧笑了一下道:“公司你管过吗?”
顾清瞪了陆萧一眼,继续道:“他们可以结婚,去度蜜月,我们不能结婚也要度蜜月,要玩的比任何人都好。”
陆萧道:“好。”
顾清数着手指道:“还有,他们在公司说我坏话,说我是那个传说中的总裁,你要罚他们。”
陆萧问道:“什么传说?”
顾清摇摇头道:“不知道。”
陆萧笑了笑道:“好。”
顾清拍了拍手,宣布道:“好了,就这些,我去洗白白。没有关于我传说,给我一份五千字报告,还要你一万字为什么公司员工有空说悄悄话不好好上班的自我反省和分析。”
陆萧抱着顾清道:“那我现在写给你。”
单纯的地洗完澡,顾清趴在床上玩手机。
陆萧看了会儿书,拍了拍顾清的屁股道:“还不睡觉?”
顾清挪了挪屁股,眼睛继续盯着屏幕,手指在手机上点着,漫不经心道:“你先睡。”
陆萧看了眼手机,在玩游戏。皱了皱眉道:“再不关手机,明天继续没收。”
顾清撇了撇嘴:“小气!我玩完这一局就睡觉。”
陆萧等了好久,顾清终于关手机乖乖睡觉了。
顾清放放好手机,陆萧就贴过来道:“穿什么衣服睡觉。”
顾清翻了个白眼,好久之前他就穿衣服睡觉了好不好。
陆萧脱了他衣服,抱着顾清不让他动。
顾清只好裸着睡觉,当被鬼压床,还是色鬼。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8

吃过晚饭,顾清无所事事,陆萧不知道忙什么,于是顾清在屋子里乱逛,看看陆萧有没有什么秘密。
到了健身房,顾清对着镜子,掀开自己的衣服。
啧啧啧,一点肌肉都没有,小肚腩都有些出来了。
顾清看了看,又拿出手机看一下陆萧的肌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一下自己,陆萧怎么配地上你呢?你要运动,让陆萧更配不上你,哈哈哈。
顾清跑步跑的满身是汗,举重和引体向上还没做多少个就累的不行了。翻了翻陆萧的衣服去洗澡。不是他变态,是他实在没有衣服穿,中午陆萧又不让他回家拿衣服,只能穿陆萧的衣服了。
陆萧还在书房,顾清肚子饿了,就跑去书房找陆萧给他弄吃的。
顾清看见陆萧坐在电脑面前,大声道:“陆萧,小爷我肚子饿了,我想吃宵夜!”
陆萧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脑。
顾清突然愣了一下道:“直,直播?”
陆萧点点头:“嗯。”
顾清赶紧走过去看。他小心不被摄像头录到,然后伸长脖子盯着屏幕看。
他的声音已经被播出去了,刷屏都在问他是谁?
陆萧突然笑了一下道:“这就是我要退圈的原因。”
那些粉丝开始质问是不是有人威胁他,因为他太红了,所以让他退圈。
顾清有些佩服那些粉丝的想象力,不过一个正在走上坡的艺人突然宣布退圈的确有些奇怪。
陆萧挑了挑眉道:“看着。”然后突然拉着身边的顾清,顾清一下进了摄像头,不过因为站起来的缘故,没有录到他的脸。
还不等顾清问他干什么,陆萧就跟着站了起来,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压着他的后脑勺,在摄像头面前,亲了他。
顾清没想到陆萧胆子那么大,赶紧推开他,可是陆萧肌肉硬梆梆的,之前就从来没有能成功在陆萧手下挣扎的,于是干脆抓着陆萧胸前的衣服,拉向自己,主动起来。
陆萧大概是没想到顾清突然这样,干脆让顾清的腰贴着自己,另一只手让顾清拉着他衣领的手放在背上,两个人身体完全贴在一起了。
也不知道亲了多久,顾清快喘不过气了才放开顾清。
顾清亲的腿都有些软了,陆萧给他抱了张椅子放在旁边,一个可以看屏幕,但不会被摄像头录到的地方。
陆萧在顾清耳边骂了声:“小妖精,本来就亲了一下让她们看看的,结果现在亲了都有五分钟了。都怪你。”
顾清盯着屏幕,没有理他。
陆萧再回到摄像头下的时候,那些评论刷的飞快,顾清勉强看到大概的意思是:“你们速度那么快吗?陆男神帮那个人清理后面了吗?陆男神亲他的时候,手都快放到那个人屁股上了。”
陆萧无奈道:“本来想让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退圈而已,结果那个小妖精欲求不满,不小心浪费了那么多时间了。”
陆萧又说了官网会等一下宣布的一些事情后就要退了,道:“小妖精肚子饿了,我要给他弄宵夜,拜拜。”
陆萧关之前,顾清看到评论刷的欲求不满几个字。
陆萧看着顾清道:“小妖精欲求不满?”
顾清脸一下红了,骂道:“滚蛋,赶紧给小爷弄宵夜!”
――
早上,顾清是陆萧开车送他上班的。顾清嚣张的在前面大摇大摆的走着,陆萧在后面跟着。
一般小说里,一些女员工都偷偷看多金帅气霸道男总裁,助理都是无视的。偏偏顾清这么霸道的走,那些女员工居然偷偷看后面那个助理!
员工A:“哇哦,以后不用电视看陆男神了,直接看真人。”
员工B:“好想上去拿签名哦~”
顾清塞了一副没有镜片的镜框给陆萧道:“戴上!乱勾引别人的贱人!”
陆萧没有说话,默默的戴上了。
员工C:“哇哦,陆男神今天为什么这么斯文这么禁欲!”
顾清:“……”
回到办公室,陆萧笑道:“吃醋了?”
顾清冷笑道:“你带坏公司风气,让别人怎么工作?”
陆萧:“……怪我?”
顾清没理他,打开电脑玩游戏。
顾清正玩的兴起,突然听到敲门声,咳了一下道:“进来。”
陆萧起身,拿起文件让顾清签名,顺便站在顾清后面。
一个经理走过来问道:“和R公司合作的方案,对方突然提出要加百分之五的利润,想问一下总裁的意见。”
顾清看了他一眼,根本不知道他说什么,只能皱了皱眉,专心噼里啪啦敲键盘打小怪。
不能不说,顾清微微皱眉敲键盘看电脑的样子很能唬人,只要别人不看他敲键盘的手一直都是那几个的话。不过没几个人会注意这种细节。
陆萧看了看顾清电脑界面,道:“最多百分之三,再多不行。”
顾清沉重的点点头。
那经理擦了擦冷汗,赶紧出去了。
顾清正松一口气,准备开打大boss了,突然界面退出了,顾清愣了一下。
陆萧道:“你就算不管也给我先看公司资料。”
顾清刚想拒绝,陆萧就飞快调出资料,还不知道在哪弄了几下,把顾清的网断了。
顾清哀嚎道:“不是有你吗?”
陆萧没有说话,随便把顾清手机也没收了。
顾清签完刚刚陆萧拿给他的文件,瞪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文字,瞪的花都出来了――眼花。
突然听到手机响了一下,顾清立马打起精神:“找我的!把手机给我。”
陆萧表情有些复杂的把手机给顾清,等顾清嗯嗯啊哦的打完电话问道:“女的?谁?”
顾清继续有些悲催的看着电脑道:“没啊,之前你不找我,我就参加初中的同学聚会啊,就一个同学。”
陆萧继续问道:“找你干嘛?”
顾清没在意道:“就找我吃饭呗。”
陆萧:“为什么找你?”
顾清心大道:“不知道啊,好像说之前喜欢我,所以想请我吃饭。你问这么多干嘛,赶紧走,挡着我看资料。”
陆萧拿起顾清的手机就走,还想开顾清的手机,结果要指纹,只能作罢。
顾清有些小兴奋,他没有和陆萧说全,那个女同学要结婚的,所以想请顾清吃饭。
才十一点半,顾清就站起来道:“还我手机,我要和别人吃饭了。”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7

顾清第一个想到的是他哥的万能助理。
一个什么都能做到的助理,简直不要太心动。
顾清说干就干,直接关了电脑就出去。
陆萧看着他,问道:“干嘛去?”
顾清心情不错,吹了个口哨:“给你找助理去。”
陆萧没有说话,也跟着关了电脑出去了。
顾清没有管他,到停车场,刚要开车门去开车,结果被陆萧拉开道:“我来吧。”
顾清愣了一下道:“你会开车?”
陆萧没有说话,拿过他手上的钥匙,等着顾清上车。
以往都是顾清当陆萧司机的,现在反光过来了,顾清有些不放心,一边上车一边道:“你小心开,别撞车啊。”
陆萧踩油门,转方向盘倒车手法熟练,顾清疑狐道:“你会开车我怎么不知道?”
陆萧问道:“去哪?”
顾清系好安全带,乐的不用动手:“顾北的公司。”
不用开车,顾清有些无所事事,看着窗外发呆。
陆萧突然的离开了他,现在又突然出现,还安排好了一切。有一种不真实感,但屁股隐隐作痛倒是挺真实的。
顾清有些咬牙切齿的看了眼陆萧,陆萧正认真开车,笑了一下道:“看我干嘛?”
顾清哼了一下道:“看你丑!”
陆萧挑了挑眉:“到了。”
顾清之前可是在这当过几天总裁的,直接跑到总裁办公室前面的助理办公室推门进去。
那个万能助理抬头看了眼顾清,有些惊讶,推了推眼镜问道:“什么事吗?”
顾清直接走过去双手撑在办公桌“啪”的一声响道:“要不要跳槽?”
肖助理靠在椅背上问道:“条件?理由?”
顾清:“条件反正比顾北那货好,我想要你就是理由。”
突然门“啪”一声推开了,顾北走进来,怒道:“我还以为我的好弟弟难得过来看我一眼,结果是过来抢人的!”
顾清耸耸肩道:“如果人真被挖走,只能证明你对下属不好,下属对你有意见,迟早要走的。”
顾清转过身去,看着肖助理问道:“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走?”
肖助理拖着下巴:“可以考虑。”
顾北走过来也跟着双手“啪”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道:“不准走!”
顾清:“你没有权利拦他。”
顾北没有理顾清,看着肖助理道:“你,你要是敢走,我就天天住你家!吃你的喝你的,之前的六百块也不还你了!”
顾清骂道:“卑鄙!”
顾北抬起下巴,看着顾清“哼”了一声。
顾清道:“那,我也要住你家!”
肖助理冷静道:“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顾清老实道:“不知道。”
肖助理拍手道:“那好,我不走了。”
顾北大获全胜!
肖助理摊手道:“好了,顾总裁,请把六百还我。”
顾北愣了一下,一边拿钱包一边小声道:“小气,发了你这么久工作,之前我这么落魄,六百都不肯给我。”
肖助理数了数钱,放在抽屉里:“两位顾先生请出去,别打扰我工作。”
顾北走了几步,见顾清赖在原地不肯走,把他推出去道:“别再想挖我的人,兄弟都没情讲。”
顾清不服道:“我来挖你的人,本来就不打算和你说兄弟情。”
顾北把顾清推出去骂道:“哪有人跑到别人公司里面挖人的!”
顾清脸皮尤其厚:“我啊。”
陆萧一直在办公室门口等着,看见顾清被推出来,一声不吭的跟上去。
依旧是陆萧开车,但陆萧一声不吭,顾清莫名有些心虚,也没开口。
顾清看着窗外发呆,突然陆萧开口道:“挖人到别人公司里挖?那么喜欢他?”
顾清吞了口口水。
陆萧继续道:“这么欣赏他?要跑到他家住?”
顾清小声道:“他,工作能力不错嘛……”
陆萧没有说话。顾清一到公司就赶紧下车。
陆萧冷哼道:“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下车。”
顾清赶紧调头抱着陆萧撒娇道:“我突然好想吃你给我煮的饭,中午我们去超市买菜好不好?”
陆萧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想去别人家,不来我这呢!”
顾清继续撒娇道:“啊,我屁股还疼。”
陆萧:“我还以为你不疼呢,不然怎么有空跑到别人公司挖人呢。”
顾清:“……”
陆萧看了眼手表,的确差不多该下班了,干脆直接开车走了,带顾清到超市买菜。
顾清刚刚还只是说说而已,现在倒是真馋了,看到这个想吃,哪个又想吃。
陆萧要晚上才宣布退圈,目前还是明星,一直带着口罩,毕竟他还是挺红的。
顾清趁陆萧不能太高调,自己到处跑,抱一堆东西放到购物车上,让陆萧推。
陆萧带了口罩,声音闷闷的:“吃的完吗?”
顾清还在到处看,拜拜手道:“没事,留着明天吃。”
陆萧推着购物车去买单,还顺便拿了盒避孕套。
陆萧带着口罩,别人认不出来,他可是没带口罩的。
顾清脸一下红了,立马走的离陆萧远远的。
陆萧一把搂着他道:“还害羞?昨晚不是你叫我买的吗?”
收银员看了他们一眼,偷偷笑了一下。
顾清连忙推开陆萧,对着收银员道:“别误会,我和他不熟的!”
收银员意味深长道:“嗯,知道了。”
陆萧心情不错,拿起东西对着顾清道:“走吧。”
顾清巴不得赶紧走,走的身后都快飞尘了,也亏的陆萧是大长腿才跟的上。
到家,顾清熟练的躺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摊着。
陆萧在厨房,没一会就传出香味。
顾清本来就有些馋,现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电视也顾不上看了,直接跑到厨房里看。
陆萧看了眼他道:“等着,很快好。”
顾清“啧啧啧”道:“要是不穿衣服该多好啊。”
陆萧挑了挑眉:“下次试试。”
顾清勤快的去洗碗等着吃饭,别提多乖巧了。
陆萧拿着菜出来,看着顾清吃道:“直接住这算了。”
顾清嘴里还啃着东西:“窝把奕服袋走了啊。”
陆萧:“没衣服就穿我的啊,又不是没穿过。”
顾清一口喷了出去。
他突然想起自己当时矫情的想陆萧又不肯去看他,穿着他衣服躺在床上哭。
陆萧笑道:“连内裤这种东西都穿过我的呢。”
顾清有些羞恼道:“吃饭的时候别说这些东西好吗?”
陆萧笑了笑,倒是没继续说他了。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6

顾清镇定的走过去,他记得他还在生陆萧的气呢,假装看不到他。
顾清的位置是在正之间,顾清在他后面站着,没有座位。
顾清背着昨晚的演讲稿,乱背一通,背的乱七八糟。
本来演讲这种东西,别人看起来是在听,但实际都是穿脑过,根本没怎么注意你在说什么的。
顾清一本正经的乱背,下面的人果然不知道顾清在说什么,有几个还点点头。
于是顾清总结了一下,表示会带领公司更上一步后,别人鼓掌,于是后面就没顾清什么事了。
勉强开完会,顾清宣布散会后,直接往董事长办公室走。
顾清虽说不想理陆萧,但还是注意他的。陆萧在乖乖的跟着他走,顾清偷偷笑了一下。
顾清进了办公室后,皱眉看着陆萧,喝道:“干什么!出去。”
陆萧看着顾清装模作样,似笑非笑道:“忘了介绍,我现在是你的助理。”
顾清愣了一下,直接掉头走到办公桌坐下,没有说话。
陆萧继续道:“顾董事长真是好文采呢,我给你写的演讲稿居然被你改的这么…打动人心啊。”
顾清问道:“你想干什么,明明是明星,现在有跑过来单我助理。”
陆萧走过去,把他压在椅子上道:“让你等我不是吗?你觉得事业比爱情重要,那么我只好专注事业。”
顾清不解。
陆萧挑起顾清的下巴,亲了他一口道:“我本来就不想当什么明星,是你当初让我当,我才当的。我本来就想管理一家娱乐公司,于是当明星体验一下明星是怎么样。”
顾清心跳的有些快:“那……”
陆萧道:“顾清,我很快就宣布退圈,然后帮你打理公司,我和你爸聊了好久才争取到助理这个位置的,你可别炒我。”
顾清愣了一下。
陆萧继续道:“我这一阵子都在为这个忙,你别再怕我们被发现了好不好?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好不好?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明明你爸妈都同意了,偏偏你不同意。”
顾清想到自己这一段时间的难受,有些委屈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而且,我爸妈都同意是什么意思?”
陆萧笑了一下:“我们还没有一起的时候,你爸就已经找我谈过了……”
顾清大惊:“什么!”
陆萧又亲了他一下道:“你喜欢我,谁不知道啊,偏偏你自己不知道。”
“你爸知道娱乐圈对于同性恋是不认同的,于是早就找到我了,虽然我那时候还不红。你当初找你哥要给我当男主的资源,都是你爸给的,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容易红。”
“……就我不知道?”
“我当初没想过红,所以我不着急,你倒是先着急了,还靠关系给我找资源。”
顾清看着陆萧,没有说话。
陆萧道:“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我公布了后就退圈好不好?”
顾清好久才回答:“……随便你。”
陆萧一边亲他,一边道:“我好想你……”
顾清本来被动的,被他亲的渐渐有反应了,两个亲了好久,把嘴唇都亲肿了。
陆萧道:“我们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顾清不解道:“为什么?我不累啊。”
陆萧道:“休息室有床,你等下就会累了。”
顾清骂道:“滚蛋,我不要。”
被陆萧压着哼哼唧唧后,顾清艰难的扶着要走到办公桌上。
陆萧是助理,按理说是在外面有一间办公室的,但陆萧让人把他的办公桌抬到顾清的办公室里面去,曰:方便老板监督他工作。
顾清还趴在桌子上休息的时候,陆萧已经开始工作了,偶尔才拿几份文件给顾清签一下名。
顾清也懒的看,打开电脑玩游戏,陆萧拿来文件就签名,签完继续玩游戏。
陆萧没有说他,认认真真的工作。应该是早就接触这份工作了,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偶尔遇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事后才微微皱一下眉。
顾清盯着屏幕盯了一个上午,眼睛有些累了,看了眼陆萧。果其不然认真的人最好看。
顾清看了一下,又刷了一下微博,登的是陆萧的号。
一堆私信弄的电脑都卡着。
顾清大略的看了看,几乎都是表白和问为什么最近没有什么活动,都看不到他人了。
陆萧工作专业,顾清都差点忘了陆萧是明星了。
顾清轻轻咳了一下,陆萧果然看过来了。
顾清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退圈?”
陆萧想了想:“你觉得呢?”
顾清:“你要退圈关我什么事。”
陆萧笑了一下:“你还是我经纪人。”
顾清冷漠道:“不是了。”
陆萧:“那今晚好了。”
顾清翻了个白眼,真随便。
顾清继续刷着微博,突然强制退出了。顾清看了陆萧一眼。
陆萧挑了挑眉:“不是我经纪人还上我微博?”
顾清没理他,又登了自己的微博,陆萧发了新微博:今晚8点直播平台见,有重要事情宣布。
陆萧又的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应该准备着在官方网站准备了。
顾清伸了个懒腰,坐了一个早上,都坐累了。玩一个早上游戏也是很辛苦的。
陆萧看着顾清“啧”了一声。
顾清用鼻孔看着陆萧道:“助理,给我倒一杯咖啡。”
陆萧乖乖的出去了。
有些爽怎么办?顾清摸着自己的下巴,想着还让陆萧干什么好。
还没想好,陆萧就拿着咖啡回来了。
顾清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小口道:“不好喝,再冲一杯。不要速溶咖啡。”
陆萧看了眼他,没有说话就出去了。
陆萧拿着咖啡在外面等了一下,公司哪有挑速溶不速溶,全部都是咖啡豆已经磨好粉的。
还是刚刚的咖啡,区别就是刚刚是热的,现在是温的。
顾清点点头道:“以后都要这样,知道吗?”
陆萧随便应了一下,出去拿了一堆文件放在顾清办公桌上道:“这是公司的资料,请你看完它。”
顾清会管理公司,之前顾北和家闹矛盾的时候都是靠他管理的。
可是管理一家公司很麻烦,顾清才不想干。
知道陆萧报复他刚刚挑剔咖啡。顾清咳了一下道:“陆助理好像很忙,看你也不能老是给我磨咖啡,你招一个助理吧,反正外面办公室空着。”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5

顾清到以往那个聚餐的地方的时候,肖落阳,龚妍和施洋都到了,他们看到顾清的时候都愣了一下。
顾清直接走到位置上坐好,施洋问道:“顾哥,小陆呢?”
顾清:“不知道。”
三个有些面面相觑,问道:“你没有和他说吗?我以为你会和他说,我没有通知他啊。”
顾清夹了个菜道:“管他呢。吃吧。”
肖落阳赶紧小声对龚妍道:“你不是那天晚上和小陆说了吗?为什么他们还没和好?”
龚妍还没说,顾清就淡淡地道:“别提他了,我们自己吃自己的。”
肖落阳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本来就只有他们四个人,施洋是不敢说话的,肖落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了。
厢房里气氛有些压抑,顾清不想说话,另外三个不怎么敢说话。
肖落阳有些受不了这种压抑,刚想站起来说话缓和一下气氛,龚妍突然压着他的手,抢先说话了。
龚妍:“顾哥,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个能整齐的聚在一起了,我敬你一杯。”
施洋也赶紧拿起杯子站起来了。
顾清给自己倒了果汁道:“我今天开车来,不能喝酒,就以果汁代酒吧。”
龚妍知道顾清真的生陆萧的气了,毕竟如果他喝醉了,必定是叫来陆萧送他的,两个就好明明和好,现在都不打算喝醉,表明事情有些严重。
龚妍叹了口气,不再提陆萧,也不把话题往陆萧身上引。气氛虽然不热烈却不让人难受。
顾清去结账的时候,肖落阳叹道:“最后一次居然是这样。”
龚妍拍了拍肖落阳,没有说话。
施洋倒是有些喝醉了,肖落阳给施洋女朋友打了个电话,让施洋女朋友来接他。
顾清看着他们,愣了一下,然后一声不吭的去停车场。
龚妍给陆萧打了个电话问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还不好?顾清多伤心你知道吗!”
陆萧:“我先处理些东西,等处理完了,就不会再吵架了。”
龚妍叹了口气:“很麻烦吗?你好歹给顾清打个电话,知道他今晚多失落吗?”
陆萧好久才道:“嗯。”
龚妍骂道:“你要是敢对不起顾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要是再让顾清这么伤心……”
陆萧:“不会了,等弄完事后,再也不会了。”
顾清回到家后,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是陆萧发来的信息,就两个字:等我。
顾清没有复他,直接去睡觉了。
顾清无所事事,到了周末就收拾东西回家去。
顾北和不在家,顾妈说他和女朋友约会去了。于是顾清拿着逗猫棒虐待那只叫北北的猫,直到被猫给他抓了手几下,才把猫放了。
顾北回来了,顾清把手拿给他看,委屈道:“哥,你干嘛抓我。”
顾北给他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吃饭的时候,顾爸倒是没放冷气,只能冷酷在在那吃饭。
顾家是吃饭不许说话的,只有顾妈可以说话。顾清猜应该是顾爸也管不了顾妈,只能由着她说。
顾妈叽叽歪歪,一会儿和北北说话,一会儿和清清说话,还闲出来给顾爸夹菜,又开始说顾清不吃菜什么的。
艰难的吃完饭,顾爸看着顾清宣布道:“现在开始,你是星莱娱乐公司的董事长了。”
顾清惊讶道:“什么!”
他之前还是经纪人的时候的确听说要换董事长了,但他还是经纪人,又在烦陆萧的事,没注意。后来顾北给他打电话,我也没想到那个要换的董事长居然换成自己了。
顾爸开始放冷气了:“你不能一直玩下去,经纪人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顾清直接站起来:“我不干!”就直接往房间走去了。
说不干就是说而已,顾清本来就很难抗拒他爸,再加上顾妈和顾北的轮流攻势,很快就沦陷了,只能说,先试试吧。
顾清是星期五回去的,星期六被沦陷的没掉了,星期天就开始背去董事会的演讲稿了。
据说是他的新秘书写的,又臭又长。
顾清背不了,于是自顾自的省掉自己觉得没用的部分,再自己改的通俗易懂一点,于是随随便便,半个小时就背完了。
顾清本来就是小少爷,房间很多游戏。难得回来还有时间。把演讲稿扔在一边就久违的玩一下游戏。
几盘游戏下来,已经晚上了。脑子乱七八糟的,刚刚背好的演讲稿也忘的差不多了。顾清扫了几眼就睡觉,管它呢。
顾妈倒是有些激动,一大早叫醒他,拿着一套粉色的西装和紫色的西装犹豫着要顾清穿那套。
顾清嘴角抽了抽,从衣柜拿一套正常的西装穿上,这次就算顾妈叨叨念一个星期也不会穿的。
顾清下去吃早餐的时候,顾妈幽怨的盯着顾清,顾清假装看不见。然后顾妈开始幽怨的盯顾爸,顾爸冷静的看报纸。最后顾妈开始盯顾北了。
顾北抖了抖,于是质问顾清为什么不穿顾妈精心准备的衣服。
顾清翻了个白眼,擦了擦嘴,对顾爸道:“走了。”
顾清到的有点早,还没开董事会,别人都不知道顾清是新任董事长。
以前的同事都跑过来道:“顾哥?你不是被炒了吗?回来看我们吗?”
他们有些幸灾乐祸,毕竟之前是顾清空降当经纪人的,给他最省心的艺人,公司里好的资源一定会有他份,别人当然会感到不是很平衡。
那些人继续道:“今天董事长要来公司,你不是员工最好不要来吧,要是董事长以为我们公司出入不严谨,保安就惨了。”
顾清懒得理他们,毕竟他心情真不怎么好,之前上电梯到这一层只是习惯。
顾清又直接走了,留下那些人一脸懵逼。
顾清随便溜溜,终于快开董事会了,顾清才慢悠悠的去开会。
一般主角是最后进场的,顾清特意躲起来,一秒不少的准时进场。
顾清本来想面无表情,冷酷的进去的,结果一进去,全部人看着他,这很正常,偏偏中间夹着一张陆萧的脸,这很不正常。
就算陆萧现在红了,也不会是公司的股东,不可能出现在这的。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24

陆萧一出来,下面一堆喊男神的,顾清的老公虽然在一堆男神之间有些突出,但很快被刷掉了。
顾清暗暗想:这些女人,背地里喊老公喊的这么欢,在陆萧面前倒是乖乖的,不敢喊了。
陆萧看到下面的评论,笑了一下道:“晚上好。”
陆萧笑起来是真的很帅,顾清几天没见他,看到他笑就愣住了。
自己天天念着他,不停的搜他的信息,结果人家还是活的好好的。
顾清一下低落了。
陆萧继续说话道:“啊,突然决定要直播,我也没有什么准备,也不知道要直播什么。”
下面评论不停,陆萧读了几条:“唱歌?你问我答?你们喜欢这种?”
陆萧有些为难道:“我五音不全啊。”
下面评论刷的飞快,全是说想听他唱歌的。
顾清看了一下,想起自己好像还没听过他唱歌,也在下面跟了个“ 1”
陆萧像是想了一下,然后说了声等等就离开了屏幕。
下面评论继续刷的飞快:
我老公在厕所,我给他送纸,你们等等。
明明是老公去给我送纸来了。
我现在去厕所,和老公一起去厕所。
我和老公一起在厕所没纸,怎么办?在线等急!!!
顾清有些啼笑皆非,正想跟着刷,结果陆萧回来了。
陆萧看到评论,笑了一下,扬了扬手中的吉他道:“你们乱想什么了。”
见陆萧在调吉他,顾清评论道:“居然没用纸就跑出来了。”
顾清本来想和那些粉丝们好好调侃一下的,结果陆萧不知道为什么,调音调到一半,突然抬起头,看了眼屏幕。
顾清的评论在一堆“好帅”中显的特别长,反正他觉得陆萧应该看到了。
陆萧看着摄像头道:“我这首歌是唱给你听的。”
陆萧说的是你不是你们,顾清心不争气的跳的很快,可能是心虚。
偷偷摸摸又开了个小号去直播平台,顾清用小号光明正大的喊着男神,好帅。
陆萧倒是没看到这个,他已经开始弹起吉他了。
顾清把音箱开的最大,陆萧声音很沉,唱歌别有一种韵味。
陆萧唱的是他没听过的一首歌,他唱的很慢,唱的顾清的心跟着他的声音沉了下去。反应过来的时候,陆萧已经唱完了。
下面评论纷纷跃起道:
骗人<(`^)>,明明这么好听!
因为男神怕你们老是叫他唱,哈哈哈。
居然还会吉他,好帅(3`)。
求歌名。
1~
陆萧笑了一下道:“歌名当然不能告诉你。你没听过才以为我没走音,你要是听了就暴露了。”
陆萧看了眼下面“调皮”“死相”的评论,微笑僵了一下道:“我们就下一个环节,你问我答。”
评论一堆问题弹起,连:你是不是我老公?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都有。
陆萧揉了揉眉角道:“为了公平,你问一个,我问一个,怎么样?每个看直播的人都必须答哦。”
顾清本来开两个直播的,一个大号,就是他经纪人的那个号,一个小号。听到陆萧这句话,赶紧把大号退了。
直播平台里,谁进入了,谁退出了都是有显示的。
在可以八卦陆萧的时候,根本没多少人会退出,于是顾清大号退出被陆萧看到了。顾清看见陆萧那一秒失落,却又好像没有。
游戏开始。
陆萧读了一条问题:喜欢怎么样的人?
陆萧道:“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只有我喜欢他,他怎么样,我就喜欢怎么样的。你们浪费了这个机会了哦,不能怪我。”
陆萧问道:“事业和爱情,哪个重要?”
不少人答了爱情,但也有少数的答了事业,还有些捣乱的两个都要和两个都不要,答案乱七八糟。
顾清想了一下,评论道:没有事业,爱情怎么坚持?
陆萧看到那个“你呢?”答道:“事业可以变,但爱人变了就不一样了。”
粉丝眼睛亮晶亮晶地问道:
男神有喜欢的人?
男神别退出娱乐圈好不好。
那个爱人是谁?
评论一条条提到顾清的心眼上。偏偏陆萧还不慌,看着评论道:“爱人?”
顾清吓的赶紧给陆萧打电话,直播那边陆萧电话响了,顾清才反应过来要挂了。
还没挂上,陆萧已经接了。
顾清沉默了一下:“……别,别公布。”
陆萧叹了口气道:“知道了。”
顾清不敢多说,赶紧挂了电话。
评论倒是又炸了,全都是说把男神电话号码留下什么的。
顾清想冷静一下,退出了陆萧的直播平台,看着桌面发呆。
突然觉得有些累了,洗了个澡打算睡觉,看到手机响了,有些懒的管,把手机放到客厅就会卧室躺着。
突然想起上次也是心塞的躺在床上的时候,陆萧突然赶回来上了他。
顾清想他了。很想很想。
这里的床不像上次,没有陆萧的气息。顾清抱着枕头就睡着了。
他梦到陆萧来了,梦到陆萧说打了好多电话给他居然没有接,陆萧亲着他的额头说他们别吵架了。
顾清是饿醒的,窗没有关,窗帘被吹的飞起。
顾清抖了几下就去关窗,出去煮个泡面吃。
手机里的未接电话的顾北打过来的。顾清等着泡面,给顾北回了个电话。
顾北直接骂道:“干什么去了?”
顾清翻了个白眼:“睡觉。”
顾北哼了一声道:“这个星期回家吃饭。”
顾清:“你那破事不是搞掂了吗?”
顾北:“你爸有事啊,你不用再做经纪人了,你爸帮你把那三个艺人分到别人下面去了,反正回家说。”
顾清没反应过来,喊道:“什么!”
顾北毫不给面子,直接挂了。
施洋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过来道:“顾哥,一起最后聚一次呗,明天。”
顾清愣愣的应了一声,艺人肯定知道自己经纪人换的,陆萧应该也知道,可是他没打电话过来。
顾清看了眼通讯录,手指划到陆萧的名字上,最后还是没有打出去。
顾清把手机反扣在桌子上,泡面已经有些烂了。顾清眼睛有些模糊,把泡面吃完后,回卧室继续睡觉去了。